|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文化 > 龙川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龙川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关键词:龙川非物质文化,龙川文化,龙川历史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龙川在线
  • 电 话:
  • 网 址:http://www.07626.cn/
  • 感谢 xiepeili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4537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一个地方的历史记忆,除了保存在史籍方志、建筑形胜等有形物质上,非物质文化形式的兴盛同样折射出当地曾有过的文化、经济实力,与时俱进地反映出每一个历史时期的社会经济文化生活。

    在老隆,有两样广受人们喜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杂技、山歌。这并不是老隆独有的“专利产品”,但杂技在龙川有着悠久历史,曾达到相当的水准,被誉为“南国艺坛一奇葩”,使龙川有着“杂技之乡”的美誉。大凡客家地区都会有独具特色的客家山歌,老隆传统的客家山歌亦是如此,稍上年纪的人们都能出口成歌,摆上擂台可以进行长时间的“斗歌”,歌词的内容更是包罗万象,题材广泛。   


   龙川杂技:在时代大潮中艰难前行

    受层出不穷的各种娱乐节目的冲击,曾经辉煌的龙川杂技团的发展越发显得艰难。1957年正式成立的龙川县杂技团,在1975年8月,到惠阳部队所在地为访华的坦桑尼亚军事代表团进行演出;1976年6月,赴广州为访华的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进行专场演出。

    龙川杂技团是我省唯一的县级杂技团,获得过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杂技发展创新奖等奖项,并多次代表广东参加全国、国际演出。
    这是龙川杂技团获得过的最高荣耀。

    全盛时期龙川杂技团一年需演出300多场。
    1977年到海南岛演出的一年时间里演出收入达13万元。当时的一张戏票才卖2角钱,13万元,相当于卖出65万张票,亦相当于每天有1780人次进场观看演出。

    上世纪80年代也是龙川杂技团在国内表演的黄金时代。80年代后,杂技开始慢慢走下坡路。

    现任杂技团团长何钦林是上世纪90年代的节目主演,对当时由盛而衰的悲凉记忆犹新。“1980年代后杂技开始走下坡路。我们去汕头,只卖出3张票,表演的时候又把木头弄断,赔了5元钱。卖了3元的票,还亏了2元。”

    1990年代,龙川杂技团抓住了国外市场机遇。1990年2月,龙川杂技团应香港一家游乐公司的邀请,抵港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商业性演出;1990年冬,杂技团首次到达日本,万人空巷。杂技团在那里演出了半年,观众达15万。此后至1998年,杂技团再到日本演出。

    世纪之交,各种休闲娱乐种类层出不穷。曾经作为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娱乐节目,杂技演出渐渐趋于平淡。

    但龙川杂技团积年的美名仍在东南亚流传。2004年,越南举行顺化国际文化节,越南通过我国驻越南大使馆邀请该团参加。

    龙川杂技团出访过的国家有日本、美国、新加坡、毛里求斯、韩国、越南等,也曾多次到我国港澳地区演出。

    但是,杂技还是日渐式微。在目前不少地市文艺团体生存艰难的背景下,龙川杂技团成了广东省唯一还能正常运转的县级杂技艺术专业表演团体。

    没有人才,杂技团就会陷入无以为继的境地。

    龙川杂技团起源于龙川县车田镇汤湖村。1956年春节,该村一杂技班参加龙川县春节业余文艺汇演后,原班人马组建成龙川县雄飞杂技团,声誉渐起。1970年春,惠阳地区将龙川杂技团改名为惠阳地区杂技团。1973年恢复“龙川杂技团”名称。

    龙川杂技团最不景气的时候当属2001年。困窘的演出市场,使龙川杂技团一位副团长带着数名演员离开,全团男演员只剩下两名。何钦林说着这最艰难的时候仍带着伤感:“这几天走几个,过几天又走几个,最后只有8个演员,剩下的两个男演员也打电话给我,说要走了。他们走了,团里也就没人了。”

    而龙川杂技团全盛时期拥有80名演员。

    演员严重流失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杂技团的节目质量下降,整个杂技团的演出水平下滑,甚至优秀节目的消失。如一直为广大观众喜爱的《跳板》节目,是龙川杂技团的保留节目,需20多名演员表演,杂技团演员不足,这个节目就无法演出。《对口咬花》、《椅子顶》、《双灯记》等曾获奖的节目同样因演员不足或技术水准欠缺,也渐渐从观众视野中消失。

    这引起了龙川县委、县政府的重视。为发扬龙川的优秀文化艺术,该县近年来除了每年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外,2007年,再投入42万元,引进杂技优秀人才,一次招收了14名8至10岁的新学员,并创作出一批新的优秀节目。

    政府的支持,给龙川杂技团注入了活力。他们开展了一系列的改革,制定了《龙川杂技团机构设置》、《岗位责任制规章管理制度》、《龙川杂技团演出积分制度》,整理队伍,改变以往“演与不演一个样、多演与少演一个样、演好与演坏一个样”的局面。同时,杂技团先后聘请了经验丰富的广州战士杂技团、沈阳军区政治部前进杂技团、郑州歌舞剧团教练、编导到该团指导、教学。

    何钦林介绍,现在,杂技团有40多人,其中杂技演员20个左右,学员10多人。

    新演员、新教练的加入,使龙川杂技团的节目有了更多创新,空中造型、灯光、服装、音响、后景、包装、舞蹈,或多或少开始融合。2007年12月27日举行的龙川县杂技团汇报演出中,《月亮之上》、《高车踢碗》、《对口咬花》、《肩上芭蕾》等节目受到了群众的欢迎与好评。

    “客家古邑文化行”报道组在雨中走进龙川杂技团时,年轻的演员们正在进行空翻、芭蕾舞基础训练,挥汗如雨。台上精彩的节目,是台下他们长期、刻苦训练的结晶。

    市场,仍是决定杂技团生存与发展的最重要条件。何钦林说,杂技团要更新思想,破除“守株待兔”的陈旧思想,积极走出去,盘活杂技演出市场。杂技团还出台了相关政策,对该团联系演出的人员进行奖励,全力开拓演出市场,提高龙川杂技团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加速龙川文化产业的发展。


客家山歌:山歌好比东江水

    在一次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间隙,一名汗湿夹衣的男子,直起身子,抬眼一望,蓝天白云、青山绿苗。他感到满心欢喜,便扯开喉咙,放声唱起了山歌。他看到的景物,心里所感所想,都被他唱了出来。

    这便是客家山歌,有即景入歌、直抒胸臆的特点。客家山歌是客家人的口头文学,它富有客家人的语言特色和独特风格。其内容既有反映男女爱情生活的情歌,也有赞美生产生活的颂歌,有反映喜庆心情的赞歌,有倾吐苦水、愤斥不平的悲歌。

    5月上旬,62岁的邹泉招在老隆城东江边放声歌唱。已经唱了30年的她,精神奕奕:“唱山歌很开心!山歌能解愁。”和邹泉招年纪相仿的几个唱山歌的曾云娣、钟惠家等老人怀着对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深厚感情,唱山歌的时候还会即兴歌颂党与毛主席、改革开放。“现在生活改善了,我们可以腾出较多时间来唱山歌。”

    一位大娘看见客家古邑文化行报道组成员对他们进行采访,张口就唱:“山歌一声接一声,来唱客家古邑文化行……”又有人接着唱:“人文秀美老隆城,河源记者来摄影……”他们还唱起了龙川特色小吃,咏唱起龙川好风景。唱完,他们对记者说:“山歌是客家人民间文学宝库,辛苦这么多记者来到龙川!”

    老隆东江边上被人群围得最“厉害”的还得数戴茂传。他正抖擞着精神,与多个大娘斗山歌。“我就斗个一整天,也不会词穷。”戴茂传说。可以说,他是个山歌狂热者,已经多年咏唱、创作山歌。“唱山歌好过日子,山歌是好东西,能医百病,还可净化风俗。”戴茂传一气儿说了很多唱山歌的好处。他还将自己近年创作的山歌制作成册子,题材广泛,既有传统的篇什,又有歌唱新时代新事物的篇章。

    一位龙川人士总结山歌的主要艺术特色是:感情浓烈,想象丰富;形象鲜明,意境清新;抒情叙事,浑然一体;感物即事,自然流畅。

    作为纯客家地区的河源市,客家山歌广泛存在于山野农村,有很强的群众基础,几乎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能对上几段。建国后,龙川涌现出大批优秀山歌手,河风清凉的东江两岸逢年过节常会搭起山歌擂台,汇集各路山歌能手登台斗歌,你问我答、你攻我守,出口成歌,十分热闹有趣。斗歌台周围数十里群众扶老携幼兴致勃勃地前往听歌。近年来,每天早晨和傍晚,很多中老年人聚集在龙川县城长堤路一带,自发对唱山歌。

    客家山歌还登上了正式表演舞台。龙川县山歌剧团是以客家山歌表演艺术为主的剧团,其节目主要有山歌舞蹈、山歌小戏、山歌剧等,受到观众的喜爱。近年来,我市民间文艺家收集、编写了一些客家山歌并编撰成册,先后出版了由刘暹辉编著的《客家山歌一千首》、吴木编著的《河源客家情歌精选》等书籍。

    客家山歌好比东江水,将流传久远。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电话:15019393601 传真: 邮箱:404743190#qq.com
地址:广东省河源市龙川县川中大道土地储备中心3楼 邮编:517300
Copyright © 2004-2022 河源市同城生活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联盟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id":"10"}'>